欢迎您来到应急管理部上海消防研究所!

OA办公

快讯:

首页本所新闻本所新闻

本所新闻News

新时代应急人的好样子 | 杨君涛:在科研的浪尖上搏击

发布时间:2020-06-23已浏览 784 次

      在中国,大约有17万消防指战员,他们365天不间断备勤,24小时不间断出警,他们有求必应,用生命上演最美逆行,为中国成为最安全的国家贡献着自己的力量,他们是最可爱的人。

      在中国,还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站在消防救援队伍的背后,为消防救援事业默默耕耘,用智慧和汗水为消防救援队伍提供保障,杨君涛就是其中之一。为了科学合理规划消防站,提高消防响应速度,降低城市火灾风险,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他努力了15年,如今,他的理论研究已经实际应用到全国近10个省份的消防部队和企事业单位,得到了一致好评。“我们的工作是防患于未然,每想到自己的研究成果或许能多救一个人时,我就有种自豪感”。

      走进杨君涛的办公室,成摞的资料占满书柜与案头,藏在“书山文海”里的他,双眼在屏幕之中不停移动,键盘与鼠标敲击声哒哒作响。工作15年来,杨君涛科研不辍,将身心都献给科研工作,恨不得把1分钟当作2分钟用。

 

消防科研是我一生的道路

      “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而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用《未选择的路》来形容2005年的杨君涛最适合不过。彼时,摆在刚刚硕士毕业的杨君涛面前的有两条路:留在北方,入职某学院任教或加入某科研机构;来到上海,探索人生的又一种可能。“我自己是北方人,从小到大,一直在北方生活,很多人觉得留在北方是我最好的选择,去了上海谁也不认识,环境也不熟悉,我妻子当时在读博,她也不理解我的选择。但我一直很向往上海,就义无反顾的当了‘上漂’。”

      研究生就读期间杨君涛参与了一项国家“十五”科技攻关课题,从那以后,他的人生就和“消防”二字紧紧绑在了一起。“毕业时,很多单位都打电话要我去他们那里上班,但我还是来到了上海,加入我们上海消防所,我觉得消防科研是我的兴趣和目标,是我一生想走的道路。”刚加入上海消防所,杨君涛就作为研究骨干参与了“十五”、“十一五”国家科技攻关课题,和团队一起攻关城市火灾的难点、重点问题,极大地提高了我国城市消防站的布局评估规划水平和城市火灾风险评估能力。

部门的“救火员”

      杨君涛的科研项目深耕于消防,他自己也是部门的“救火员”。2011年,原科研中心安全规划与评估部短时间离职了3位技术骨干,也带走了一些技术,这让本就只有8人的部门人数骤减至5人,压力倍增,他深知,原有领域研究成果来之不易,如果不继续研究,上海消防所在该领域就会出现断档。作为青年科研骨干,必须把部门的研究领域顶起来。作为部门当时经验最丰富的技术人员之一,杨君涛熟悉各项目和课题的研究方案、技术路线和研究内容,在组织的安排下,他顶了上去,成为部门的临时负责人,并在2011年底科研中心改革后担任灭火理论研究室主任助理,负责安全评估领域的具体工作。

      杨君涛深感责任在肩,带领科研团队系统深入研究相关理论知识和关键技术,但总觉得缺点火候,“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他一直在等待一个实践的机会。机会终究是留给耐心等待的人。2012年,他带领的科研团队承担了河南省濮阳市火灾风险与消防站布局评估及规划项目,“有些事情干了才知道难点到底在哪儿,我之前只是一名一线科研人,把手头事情做好就行了,现在我需要分配任务,要和需求方沟通,要统筹,这都是我之前没做过的事情。”杨君涛带着团队奋战半年,为了获得数据,他和团队沟通了300多个单位,为了验证数据真实性,他实地跑了几十家单位核实。在杨君涛和团队的努力下,最终项目圆满完成,并得到当地政府和消防部队的高度认可。

      面对研究领域巨大的竞争压力,杨君涛及时转变研究观念,在保持原有优势下,开拓消防政策理论、典型建筑防火、新能源消防等新方向。“我那时候常常失眠,每天都在思考着我们该走什么路的问题。”2014年的一天,杨君涛感觉脖子有些不适,经检查甲状腺问题严重,在妻子的陪同下到医院做了手术。住院时期,部门同事来看望他时,杨君涛也依旧跟大家讨论工作上的难题。“当时妻子不愿意告诉我,做完手术后,才跟我说是甲状腺癌。”因为这次疾病,杨君涛每三个月就必须去医院复查一次,并需终生服药。

      杨君涛将科学之路看成一代代相传的接力赛,作为部门副主任,他十分关心年轻人才培养,时常与部门年轻科研人员交流。杨君涛坦言,和新人一起共事是相互学习的过程,“现在新人都很优秀,他们也带来了新技术、新观念和新方向,也在他们身上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我给他们机会,教他们一些科研经验就好了。”

隔离不忘使命,工作勇敢担当

      2020年4月,杨君涛等3人被抽调参加部消防救援局的消防救援人员编配标准拟制工作。他们克服了疫情隔离、孩子幼小、身体不适,全程无休等诸多困难,甚至有27天连续工作至凌晨,最终高质量圆满完成了工作任务,得到了上级部门的高度肯定。

      “我们当时是4月14日接到通知,4月15日下午就要到北京集中,特别仓促,我们都以为待个一两周就能回家,所以都没准备夏天穿的衣服。”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原因,他们不得不在宾馆隔离14天,“我们隔离期间工作也没落下,每天根据工作计划完成具体工作,开视频会议,有时为了汇报工作,我们经常熬夜到两三点。那时候北京已经开始热起来了,我们穿着春秋装,隔离期间不能离开宾馆,也不能开空调,隔离完的第一天我们想做的第一件事就赶紧去买夏天的衣服,那也是我们唯一算得上‘休息’的一天。”

   消防救援人员编配标准拟制工作时间紧、任务重,所需精力和体力难以想象。为了攻坚某一类具体标准,杨君涛和团队在20天内就提出了5种新思路、新方案,他们每天都重复着讨论-撰写-计算-论证的工作流程,保证方案科学严谨,挑灯奋战至凌晨是常态。期间杨君涛因为熬夜、作息不规律还患上了眼疾,人也瘦了7、8斤,这种精神感染了整个团队,也带动了整个团队。

      四十五天夜以继日,四十五天奋力拼搏,最终高质量圆满完成任务,应急管理部教育训练司也为杨君涛发来工作鉴定,肯定他的努力和付出。杨君涛自己也受益匪浅,“我们这次消防救援人员编配标准拟制工作任务是一项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关乎消防队伍的未来,也代表了上海消防所智力支撑水平。能参加这项工作十分自豪,感谢领导的推荐、信任和肯定,给了我们这次难得的机会,通过这次工作,收获了不少朋友,也学到了很多经验。”

      杨君涛唯一感到遗憾的,是愧对年仅十岁的女儿,由于疫情原因,学校一直未开学,他的妻子也忙于工作,无法尽心尽力地照顾女儿,女儿只能一个人待在家里。杨君涛无奈地表示,为了安全考虑,他还在家里装了监控摄像头,休息的时候,他就从监控里看看孩子,和女儿聊聊天。“我走的时候跟孩子说出去几天就回来了,刚开始几天孩子还会跟我视频聊天,时间长了孩子就很不开心,开始闹情绪,不愿意理我。回家之后见到我满含委屈泪水的第一句话是‘你回来干嘛?’,让我特别心酸。”

      多年来,杨君涛用青春、汗水浇灌着挚爱的消防救援科技事业,先后承担省部级以上课题10项以上,参与省部级课题20余项,公开发表论文40余篇(SCI、EI检索10余篇),申请软件著作权近10项,用成果和汗水书写了共产党员的初心和使命,谱写了一曲科研工作者的奉献之歌。

      “这些年,我只是尽了一名共产党员、科研工作者应尽的职责。”杨君涛说,“作为一名普通共产党员,就是要立足平凡岗位,做好本职工作,发挥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带头学习提高,带头创先争优,带头科研攻坚,带头弘扬正气,做出无愧于时代的业绩,为应急管理事业做出自己的贡献。”